在金陵城翻手云覆手雨的麒麟才子也有头疼的时候,这头疼的事情……诶……还真是有点难以启齿……

     “嗯,思虑过重导致火气过盛,待会我去熬两服药喝了就好了。”

      这不,为了那点梅宗主难以启齿的事情还惊动了宴大夫,“诶,不是老夫说你们,他想什么你依次他就得了……多大的人了……夫夫……”


    宴大夫背着手出了门,这后头的话梅长苏是没听到却猜到了,先前还只是觉得有点难以启齿的梅宗主,这下却闹了个大红脸。

      要不……就依他?不成不成,可不能这么惯着他………

      进门准备汇报事情的黎纲瞧着自家宗主那一向风云不变的脸正一会红一会黑的,就猜到八成就是那神龙见首不见尾,在世人眼中神秘莫测的琅琊阁少阁主有关。说起这两人啊……真是没眼看,诶哟不行不行,眼要瞎……

       其实这事要真说出来,还真有些可笑,无非就是那小气吧啦的少阁主不知从哪儿得知了梅宗主以前陪着金陵城里坐龙椅的那一位逛过庙会,就吵吵嚷嚷的也要陪着逛一次。

      不同意吧,还闹起了脾气,日日念,夜夜催……搅得全江左萌的人都知道了琅琊阁的少阁主想让他们家宗主陪着去庙会,宗主不答应,少阁主正闹着呢!

     还不止一个版本,都快编成书发遍江左十四州了。

       于是乎,某个夜里,某个人念一念,催一催,某个人一晃神就这么答应了。

      “诶哟,王公子您可好久都没来了,快快里面请…………什么?没钱?没钱还敢来逛窑子!给老娘扒了他的衣服扔出去…………”

       远处红袖坊里势力风骚的老鸨正挥着扇子咋咋唬唬,那一声声高亢嘹亮的嗓音伴着花魁吟唱的《思郎曲》穿透了整条街巷……

      “思情郎,念情郎,思郎念郎郎可知?不知梅宗主又是念的哪一个?”

      两人相对而立,街市人头攒动,花灯相映,是谁的手执起了谁的手,又是谁的心撩拨着谁的心……

      将方才在庙会中得来的红绳系在那人的衣襟上,五指伸进他的指缝间,十指相扣,抬眼就能看到他那灿若星辰的一双眼。

      这一向嬉皮笑脸连老阁主的斥责怒骂都能一脸痞样的人,却独独遇到有关自己的事就急切郑重……

     这般日日得情真意切,这般事事得尽心尽力,你道我思的是谁?念的又是谁?一十三年风雨相伴,怎不叫人丢了心啊………

      “长……长苏……”

      “算命的说我可是短命相,克父克母克子孙,这种天煞孤星命还能勾的你蔺少阁主携手同伴,嗯,苏某这辈子着实不亏,死而无憾。这个,就当作是图个好彩头吧,苏某可是个俗人,眼前人自当要算计一下……”

      “…………”

      蔺晨听他一字一句的说着,平日里能说会道的三寸不烂之舌此时不知被哪只猫儿叼走了,抚上衣襟上的红绳细细摩挲,那红绳好似火烧一般,一阵阵的烫着他的心。

        这人啊,薄唇连心眉,时常苍白着一张脸,到真是一副短命相,可偏偏生了一双勾人心魄的桃花眼,眼波流转添风情,还有那一副七窍玲珑心……怎不叫人失了魂啊………

         “怎么,蔺少阁主不是一向最会能说会道的吗,今日这舌头是被猫儿叼走了?”

     “…………梅长苏……你大爷!”

       是了,湖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不算计你又算计哪一个?

      远处的黎舵主瞧着这腻歪得两人觉得自己眼要瞎……诶哟,简直没眼看……

趁着生日发个蔺苏糖!😂继续扛起蔺苏得大旗啊!为蔺苏产刀又产糖!👈🏻

评论(3)
热度(24)

©  | Powered by LOFTER